殊途同生01.楔子—那個明亮如火的青年不會再回來了。(雙重生-冷面深情少爺攻X有骨氣傲嬌偶像受)

冷面深情少爺攻X有骨氣傲嬌偶像受
雙重生/陌路殊途/破鏡重圓/後悔藥/演藝圈/豪門揪葛/HE
我想我與你終究是殊途。
伊芙著/尤石馬繪

周揚死了。

言皓儼靜靜看著停屍間中擺放的白布,據說青年是從上面掉下來的。

言皓儼心想周揚生前是多麼張揚的一個人,死後卻是這麼的安安靜靜。

「周揚……」他吶吶的喊著周揚的名字,好像只要那樣喊,周揚就會再回來。
「你這混蛋,竟然還有臉過來!」

人群中,一個身著卡其色上衣,穿著藍色牛仔酷的青年,朝著言皓儼衝了過來,他看著言皓儼不發一語的神情,更是大為光火。「怎麼?裝啞巴啊?周揚吃你這套,我可不吃。」

言皓儼怔怔的站在那裡,就像對眼前的男子咆哮恍若未聞,愣愣的看著被人鋪上一層白布的青年身軀,他的小揚,他的周揚,不會的。

那比誰都還要愛護生命,那比誰都還要明亮如火的青年,不會的。

「都是你害死了周揚!」

言皓儼聽見那聲死時,原本還在雲裡霧裡的情緒,一下子就清醒過來,原本還存在眼裡的一點點希望,也都在聽見青年吐出那個死之後,全都暗了下來。「周揚他……」

「不准你再叫那個名字,這裡不歡迎你,你出去!」

是啊,美好的周揚,不可一世的周揚,他曾經是多麼美好、多麼熱愛自由的一個人,卻是在跟了自己之後,開始歛去了光芒,他開始變得小心翼翼,唯唯諾諾,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惹自己不高興,而自己就是看不慣他那甚麼都可以的賤樣,所以才會百般與他計較,處處都要和他過不去。

「不會的……」

「你都已經害死了周揚,你還想要怎樣!」見人賴著不走,周毅不客氣的推了上來,言皓儼踉蹌
的退了幾步,目光卻始終死死的鎖在周毅身後的那一層白布上,就好像天地間的所有顏色,在他眼中都不再具有意義。「……不會的……小揚他明明……」

「你閉嘴——」

「夠了!」言家的勢力太龐大,他們得罪不起任何一個人,更何況是當家太子爺言皓儼,這些年來他們和言家已經牽扯太多,紀知臣不想在周揚死後,還讓人和那個男人糾纏不清。「在小揚面前吵吵鬧鬧像甚麼?」

聽見紀知臣怒吼,周毅這才像突然回過神,他轉而撲上周揚屍身,既而痛哭失聲。「……哥……為什麼……哥……」

在人前一向耍狠要強的周毅,也只有到這個時候才終於恢復原本18、9歲青年,該有的模樣。

言皓儼看著眼前情景,耳邊聽著周毅的嚎啕大哭,腦袋裡這才有了周揚已經離去的事實,他整個人都變得恍恍惚惚,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最後是怎麼離開那裡,那個曾經照亮自己整個世界的青年,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