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生09(雙重生-冷面深情少爺攻X有骨氣傲嬌偶像受)

「他剩下的都由我幫他喝。」言皓儼說。

「欸,這怎麼行?」杜紹山皮笑肉不笑道。「言少爺,這比賽喝酒,可從來都沒有中途突然換人的比法啊。」

「要不你說個數,我依你的方式來算。」言皓儼的手死死按在周揚握著酒杯的手掌上,周揚使勁出力想要把自己的手拔出,然而卻始終無法逃脫。

他們倆個最後決定若言皓儼要幫自己擋酒,那他就必須喝下兩個人的份量,也就是自己和他的份量,都必須照單全收。

「好,言少爺好酒量。」又喝過了幾輪,杜紹山看著言家少爺毫不推託,又喝下了數輪他之前聽聞言皓儼冷酷無情、不苟言笑,作風狠劣的很,然而如今看來卻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難道他和那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傢伙,真的是圈子裡傳的那樣?

「多管閒事。」周揚的酒量向來絕佳,就算真的要喝上幾輪也不當一回事,自己若真要和那人比試,定能讓那人輸得悽慘,真不知道這人為何還要牽扯進來蝦攪和。

酒過三巡之後,任杜紹山再會喝也是醉了,然而言皓儼卻還醒著,不只醒著,他甚至臉不紅氣不喘地看著自己,周揚心想那人酒量也太好,好在自己上輩子做盡了糊塗事,卻從來沒想過要與男人比拚,這要是真比下去,那還得了。

「真是……」他不知道那人在這件事情上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但他覺得不管之前自己再怎麼的討厭男人,在這件事情上,他似乎都還是應該陪著人把對方送回車上。

「還可以走路嗎?」周揚靠近人,輕聲問道。

就當是回報他剛才幫了自己吧。

男人沒有回答他,卻只是讓他撐起了半邊肩膀,慢慢的扶著走回到車上。

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周揚卻是有些分心。

真不知道這人哪來了這麼多勇氣,就算是再怎麼不明理事理,看不清是非黑白的人,也知道那些人擺明了就是要灌醉他,他今天酒量好也就算了,要是酒量不好,那造成的後果,周揚還真是不敢想像。

明明可以不用這樣的,明明就算放任著自己不管也不會怎樣,為什麼他卻非要插手?周揚真是想不明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