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生12.三章—悲傷過往(雙重生-冷面深情少爺攻X有骨氣傲嬌偶像受)

第三章.悲傷過往

周揚靜靜抱著膝蓋,坐在床頭,屋子裡燈光昏暗,他想著自己下午的那一掌,想起了那個時候的天氣,也是像現在這樣,陰陰暗暗,就像是要下大雨的前兆。

那個時候,他經常在家等著不知道甚麼時候回來的男人,看著他們曾經的家,想起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男人對他越來越不耐煩,本來就已經聚少離多的戀情,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緣故,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而那一天,外頭雷聲轟隆作響,在下著大雨的夜晚,男人帶著一身水氣進門。

「你回來了?下大雨了,你有沒有淋到雨,要不要我——」

「滾開。」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男人對他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看了就討厭,滾開。

「還是先擦乾吧,你淋得這麼濕,會感冒的……」他這話不知道又是哪裡觸怒了男人,男人很快就反剪過他的雙臂,將他的雙手扭得生疼,他強撐起笑容,正想要對他說話,就又聽到人說。「你還真是有臉繼續待在這。」

「……這也是……我的房子……」不知道是誰曾經和他說過,以後,只要我養你就好,他是那樣的傻,聽到男人說了之後,就將自己辛辛苦苦賺到的錢買下的房子賣掉,喜孜孜的搬過來和男人一起住。

這些年來,不分你我,而他也想著兩個人在一起,不應該計較誰付出的比較多,因此他的戲劇合約漸漸少了,外頭的工作情況一年不如一年,而他卻喜孜孜的覺得只要能夠一直陪在男人身邊,不管要他做甚麼都好。

「哼,還真敢說。」言皓儼冷哼了一聲,推了他一把,雙目之間盡是些冰冷的顏色,周揚想起前幾天他們兩個才大吵了一架,他對人一向忍讓萬分,男人說他十句他都不敢頂一句,他以為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是要互相包容。

也因此,他能夠容忍男人那越加陰晴不定的暴躁脾氣,然而此刻,他卻從男人身上聞到酒味和女人的香水味。「你去酒店了?」

因為兩人身分關係,他與男人從未對外公開過關係,而男人是不是一開始就喜歡男人,周揚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從以前開始喜歡的就只有男人。

「關你何事?」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背叛他?這是他和人在一起以來,第一次和男人回嘴,然而那人看起來卻像是更不高興了。

「怎麼可以?哼,周揚,你當真以為自已是誰?」

他很快的就被人粗魯的摔在四人沙發上,不顧自己的反抗,男人的身子很快就壓了下來。「你以為你是用甚麼資格向我問這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