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愛我楔子02——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可惡。」歐陽別過了臉,在心裡咒罵著人。

嘩啦啦的湯汁灑了一地,已經起了薄冰的石子地板就像是承受不住金髮男子灑上的熱度,劈哩啪啦的作響,他惡狠狠的瞪著人,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希利斯在他面前玩的把戲。

「如何,想好了嗎?」
「去死。」捆在歐陽雙腕上的鎖鏈隨著他的掙扎發出匡啷匡啷的聲響,迴盪在廣大的石室當中,那從天而降的鎖鏈束縛住他的雙手,他的雙腳雖是自由,卻因為多日未食的身體而顯得支撐無力。

「子桑?寶貝,還是我該稱呼你為歐陽?我說過,骨子不要那麼硬。」

「啐—」希利斯輕挑著劃過他的肩骨,過於曖昧的動作又讓歐陽想起了前幾天那場毫不留情的羞辱。

身體就像是變得不是自己的,而這一切都是在自己身上作祟的那人害的!

「你他媽的怎麼不去死一死!」

然而他罵得越是狠劣,似乎就越加深了那人在自己身上侵犯的力度。

「啊……啊……不要了,希利斯……」

就像是熟悉自己身上所有的弱點一般,希利斯一下一下都準確的撞擊到自己最脆弱敏感的地方,他被人束縛住雙手,緊緊扣住了後腰,動彈不得的姿勢,只能任男人一下一下的進犯,發出最令人羞恥的聲音。

「夠了……夠了……啊……啊……嗯……」

酷刑持續進行了一整晚,他甚至忘了自己到最後都跟他說了甚麼,絕對不是求饒放過,他打死都不會說出那種話!

然而唯一慶幸的是,男人在幹翻他的時候,那些平日礙眼的傢伙都不會在場,偌大的石室裡只剩下男人進出自己的啪啪啪水聲和他那已破碎不成調的呻吟。

「……希利斯……你這可惡的傢伙……我遲早要把你碎屍萬段!啊、啊……」

才剛剛從一連串激烈的性愛當中喘息過來,歐陽的眼中還沒有恢復正常焦距。

若能將眼前的畫面拍下來,分享到發達的網路頻道中,那畫面不知道會有多有趣,大概能重重挫那些人一筆吧。

說著希利斯就拿起懷中手機咔擦咔擦的拍了幾聲。

「你說,若我把這些東西分享到網路上,好不好?」
「你這變態!!!」

「感謝誇讚,讓大家看看素來讓人崇拜的歐陽搜查官,在男人身下爽到哭的畫面,我想你的一世英明,應該就毀於一旦了吧?」

「不許你這麼做!」
「喔?為什麼?只能被我綁在這任人侵犯的歐陽搜查官你,應該沒有資格對我這麼說吧。」

總是這樣,總是這樣。
為什麼自己會被他綁在這裡任人侵犯?
為什麼每次都屈服在他的身下,明明自己從沒想要這麼做。

那日羞恥的一切又竄上了心頭,他在被人整整玩了三天三夜之後,希利斯才終於鬆口答應,不會把他的照片放在網路上,然而想起這一切的歐陽,面頰上又稍稍染起了紅。

「想到了甚麼?嗯?這麼精彩?臉都紅了。」

「滾!」一切都是這人害的!現在局裡的人不知道要有多擔心,而他卻依舊被困在這破爛的地牢!

被人吐了一臉的口水,這要在以前敢對他這麼做的人,早已被他狠狠的剪斷了舌頭,然而此時他卻只是大笑數聲,便吻上了歐陽彥希的唇。

不意外的又被人狠咬了數口。

又是強吻!歐陽彥希被人困在地牢的這幾日,不知道已經被人強吻了幾次,他在每次希利斯湊近時都想要狠狠咬爛他那張嘴,然而下場卻每次都是被他幹到沒力氣。

「哈哈哈,不錯,夠辣,我更喜歡你之前在我床上的那副蕩樣。」
「作夢吧你!」

那根本就是一次錯誤,他怎麼會以為外表斯文舉止紳士的希利斯,會是自己可輕易囊括入袋的獵物?

因為誤判而使自己淪落到如今這種地步,想來還真是蠢透了。

記憶再度遠去,眼前男子的長相變得模糊,歐陽甚至忘了自己在那時是怎麼度過這漫漫長日,在數不盡的冰天雪地當中,和男人對峙,抵抗那人一次又一次的侵犯,他最後到底是怎麼逃離了那人身邊,自己怎麼會都忘了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