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願意02

第一次嗎?

他又倒臥在那張雪白的大床上,昨晚數不盡的旎旎記憶卻又在這個時候都倒回了心頭。
『第一次嗎?看不出來你還是個處子……』
『殿下不要……啊啊……』
『這張嘴不是很會說嗎?怎麼?害怕了?』
那個人……怎麼可以說出那麼多不要臉的話?他不是一國的王子嗎?怎麼可以這麼的不莊重,這麼的輕浮的像個登徒子?害得自己被迫說出許多他從未說過的話。
雖然他自詡風流倜儻,沒有搞不定的對象,可他從來沒有和人做過那檔事啊,他從來沒有被人那樣幹過,搞得他害羞死了,雖然那人的那張臉真的很好看……
哼。
但那個性也太差勁了,哼,他現在為什麼還要想起那個可惡的王子?
墨宇的耳朵在發熱,他又想起了自己昨晚被人舔遍了全身,下體就又不知不覺的硬了起來。「唔嗯……」
他不過是被人抱了一晚,怎麼會變成這樣?
雖然那人的技術真的很好,整整一個晚上,都沒有弄疼他。「嗯哈……」
他記得那人昨晚是這樣摸自己的,自從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後,他就總是墨宇墨宇的叫,男人的嗓音低沉,當他喚自己的名字時,就好像在喚著什麼珍貴的寶貝。
墨宇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對待過。
明明他與男人才做過一晚,那人在與他做的時候,他的心臟卻開始砰砰跳,都說血族王子長得一副好皮囊,當那人注視著自己時,他就好像在男人的眼裡看見了整個世界。
「哈……哈……」墨宇用手搓揉著自己的囊袋,模仿著男人昨晚對自己所做過的動作,快感很快就衝了上來,他的手技差,以前也從來沒有自瀆過,卻是在與男人的幻想中得到了莫大的快感。「啊……」
昨晚已經被人充分開鑿過的後穴很快就吃進了手指,墨宇的胸口不斷的喘著氣,他在不久之後就射出了白濁。「諾特……」
男人允許他喚他的名,墨宇在不久之後便因體力不支而沉沉睡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