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願意05

然而當他低下頭來時,視線卻與人撞在一塊,墨宇急忙低下頭,諾特斯特這才發現青年的整副心思全都放在偷看自己的身上。「教你寫字不寫字,都在偷看什麼?」

「那自己的名字呢?」諾特斯特又沉聲問道,卻只見人搖了搖頭。「……殿下饒了我吧,墨宇寧願做您的男寵,這麼高級的東西,我是真的學不來。」

「哼,男寵,你還真想要一輩子被人睡?你可不可以長點志氣?」

一、一輩子?墨宇聽了之後有些愣了下,他不是再過幾天就可以回去了嗎?雖然就這樣跟著王子殿下也挺好的,有得吃有得睡又有人疼,但這裡的一切終歸不屬於自己,他才這麼想著,眼下便又有些落寞。

若真離開了這裡,恐怕他就真的再也見不到諾特斯特了吧……

「……志氣是什麼?能吃嗎?」墨宇聞言眼神便又黯淡了下來。「如果是根本就吃不飽的東西,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有……」

「少說些喪氣的話,本王子不喜歡,聽好了,從今天開始本王子讓你學什麼,你就學什麼,知道了嗎?」

「我……」

「嗯?」看著青年又有疑問,諾特斯特挑眉道。

「墨宇知道了。」墨宇垂下頭來說。

諾特斯特不知道青年為什麼又落寞了,之前也是這樣,他不過是說了人幾句,那人就垂頭喪氣好幾天,他不知為何看見青年就覺得心煩意亂。

身後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又生氣了,這幾天總是這樣,他根本就不知道該要如何跟男人相處。「是墨宇錯了。」

「你又哪裡錯了?」

「不明白殿下的苦心,藐視殿下的心意,還總是惹殿下生氣……」

「哼。」怎麼才過了這幾個禮拜,他就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和青年相處了。

諾特斯特的鼻子哼了聲,墨宇看著人的模樣有些怕了,卻還是圈住諾特斯特的脖子低低喊了聲。「殿下……」

「小傢伙,剛剛明明害怕為何不逃跑?」

「……因為墨宇知道殿下不會害墨宇的,殿下如果要害墨宇,早在那一天就把墨宇抓走了。」

「你倒是有膽量。」

「……墨宇的一切都是殿下給的,沒有了殿下墨宇就甚麼都不是。」墨宇這話說得十分的順服恭敬,他將話說完後,便又將頭低低垂下。

「哼,這時候倒是懂得聽話乖巧,叫你讀書的時候,怎麼就老愛跟本王子唱反調呢?」

墨宇低著頭沒有說話,諾特斯特將他的身姿擺正,從後攬著他道。「看好了,這是你的名字。」

「喔。」墨宇敷衍的應了聲。

「認真。」諾特特斯說。「等等隨堂考,考不會的話,你今晚就不要睡了。」

墨宇心想你昨天晚上就已經不讓我睡了,現在這樣考好考壞又有甚麼差?

諾特斯特這幾個禮拜發現青年其實頗有天份,他前兩天才教過人的東西,那人現在已經可以舉一反三了。

墨宇從剛剛開始就被人禁錮在懷裡,剛剛他還沒發現,現在他才發現他和諾特斯特靠的很近,男人的體溫溫熱,說話時,那充滿著誘惑的氣息便會一點一點地從他脖子上噴了上來。

墨宇是受不了這樣的誘惑的,他和人坐得特別近,他又想起昨晚的那場溫存,本來想要專注在男人教的課上也全都沒了學習的心思,他又趁著那人一邊說話一邊握著他的手教他寫字時,抬起眼、側著頭,偷偷瞧著挨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這男人怎麼可以長得這麼好看?

他的睫毛也未免太長了吧?

尋常他與人歡愛時,總是會體力不支的先昏了去,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諾特斯特,比海水還要深的湛藍瞳仁此時正專注盯著桌上的作業本,他看著那人專注為自己解說的模樣,臉頰不禁有些微微發熱。

諾特斯特不說話的時候,那過於冷峻的線條總是不怒而威,看著嚇人,然而那人笑時卻又總帶著幾分邪氣,陰沉沉的眸子平日裡沒甚麼表情,唯獨在夜晚與他歡愛時,他才可以從男人一次比一次還要賣力的動作中,找到那人沉迷在自己身上的模樣。

諾特斯特正專心的教著人,他在握著人的手書寫完後,便又問道。「看懂了嗎?寫一次給我看看。」

然而當他低下頭來時,視線卻與人撞在一塊,墨宇急忙低下頭,諾特斯特這才發現青年的整副心思全都放在偷看自己的身上。「教你寫字不寫字,都在偷看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