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願意06

「看你好看啊,啊……」墨宇看著諾特斯特又瞪過來的眼色,立刻察覺到自己又說錯了話,連忙的制住了嘴。
「好啊,你還真敢說,我看你是不是又要討罰了?」
「殿、殿下饒命啊,墨、墨宇……不敢……」說錯就說錯了嘛,這麼兇的瞪著我做什麼,哼,兇巴巴的臭王子,就算你長得好看又怎樣?
墨宇低下了頭,表面上乖乖巧巧的說著,內心卻是想著:這男人伺候起來可真不容易,動不動就對他發脾氣。
「不敢?我看你敢的東西倒是挺多,你今天沒有學會自己的名字,不准吃飯。」
「殿下……」墨宇的聲嗓變得又軟又黏,他將身子埋在諾特斯特的懷裡,抬眼巴巴的望著人。「這個動作又是在幹甚麼?不准磨蹭,再磨蹭罰寫一百次。」
撒嬌的動作宣告失敗,墨宇憤恨不平的垂下頭,拾起鵝毛筆大力書寫著就像是要對付甚麼可怕的敵人,他歪歪曲曲的模仿著男人的筆跡,寫下了自己的名字。「這不是寫著很好嗎?你啊,就是太不認真了。」諾特斯特繼續教著人認著書卷上的字,沒多久卻聽到——
咕——
「餓了嗎?小東西。」窗外天色已暗,他這才想起自己光顧著找人進房,卻忽略了要讓人先吃飽喝足一事,便又拉了鈴對外頭說道。「送點吃的東西進來。」
墨宇從剛剛開始就紅著臉不說話,諾特斯特又靠他靠得特別近,男人身上的香味撲鼻而來,他在聽見那人問話的時候,便又趕緊搖著頭。
「不用了,殿下,墨宇不餓。」聞言墨宇又想推開靠近自己的男人,然而那人將他死死的緊箍在懷裡,他怎麼樣都逃離不了那人的懷抱。
「想跑?怕我在你吃完後吃了你?」
「殿下快教墨宇下一個段落吧,墨宇想學……啊……」諾特斯特輕咬上他後頸的時候,墨宇全身上下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他又想起了諾特斯特今天還沒有咬過他,而他記得男人說過的:他每天都要進食。
「剛剛都不認真,怎麼突然想學了?」
「殿下教的,墨宇都想知道。」男人還在他的後頸嗅聞,他昨天才被人咬過,疼得要死,便又趕緊說道。
「哦,那你把我剛剛教你的這段,唸來聽聽。」
「血族以……以……」墨宇看著桌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血族文字,他在諾特斯特剛剛教授自己時,心神全被人給引了去,諾特斯特剛才唸過的話語,他是半個字都沒讀進腦袋瓜去。
「哼,我看前些日子讓你去學的禮貌,這禮貌沒先學成,你倒先學會巴結了?」
「殿、殿下饒命。」
「艾特師傅說你前兩天都不在,都跑哪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