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願意08

屋外蟲鳴鳥叫聲漸起,他捂著自己的肚子,瞄了一眼正斜躺在貴妃椅上看書的諾特斯特,就又聽到人頭也不抬的說。「寫完才准吃,讓你長點記性。」

諾特斯特靜靜地翻著手上的書,看著人嘴裡罵罵咧咧的不知道在說些甚麼,便又說道。「又在罵我甚麼?」

「……墨宇哪敢罵您甚麼。」墨宇嘴裡嘀咕著,手裡卻是加快了書寫的力道,就像是在對付甚麼可恨的敵人。

屋外蟲鳴鳥叫聲漸起,他捂著自己的肚子,瞄了一眼正斜躺在貴妃椅上看書的諾特斯特,就又聽到人頭也不抬的說。「寫完才准吃,讓你長點記性。」

諾特斯特靜靜地翻著手上的書,看著人嘴裡罵罵咧咧的不知道在說些甚麼,便又說道。「又在罵我甚麼?」

「……墨宇哪敢罵您甚麼。」墨宇嘴裡嘀咕著,手裡卻是加快了書寫的力道,就像是在對付甚麼可恨的敵人。

「行了,過來。」諾特斯特拉下了搖鈴,對著對講機說道。「順便把上次東呂送的幾個東西拿進來。」

「哼。」墨宇心裡氣呼呼,這男人的嫉妒心也太重了,他不過就是跟人出去玩一會,就這麼值得他發這麼大的脾氣嗎?

見人動也不動,諾特斯特只好放下書本,起身主動將人攬到懷中。「還要勞動本王子親自來請,你的面子也真夠大了。」

「哼,那就不麻煩王子殿下了,反正我都要做個餓死鬼了。」

「不過就餓了你這麼一會,哪有這麼嚴重?」

「就有。」墨宇又不滿的道。「殿下每天都光顧著自己滿足,全然不顧墨宇死活。」

「又怎麼不顧你的死活了?」諾特斯特不知是該氣還是該笑,他又親了一把青年的頰側道。「昨晚腰痠還是背疼了?在你喊不要的時候,本王子不是停手了?」

「殿下那分明是逗著墨宇玩,您在浴室裡可是又要了墨宇好幾回。」

「那不是因為你……」諾特斯特說著又湊近人的耳旁,他咬著青年的耳骨說。「叫本王子插進來嗎?」

「那明明是殿下逼我的,殿下還有理?」天知道他如果不那樣的滿足諾特斯特,那個男人還會玩他玩到甚麼時候,墨宇想到這裡便又覺得自己委屈極了,一天到晚被男人要求肉償。

「殿下,東西送來了。」皇宮侍衛將東西送來時,眼睛都不敢往上瞄一眼,他知道這個新來的男寵極其得寵,即便前陣子鬧出了好大一齣事,王子殿下卻沒有懲罰人半分,反倒還天天與人同住。

「真的不想看東呂送來的東西?東呂送來的東西可珍貴了,保證過足你那點癮。」

墨宇被諾特斯特那趣味橫生的語調給勾起了興趣,那人何時和他這麼說話過,他稍稍的抬起了頭,就對上那人如春雪初融的冰藍雙瞳。

冰藍的眸子裡帶著點點的笑意,就好像他望著北國的天空,看著天上的繁星,他總是會不自覺的被那片無垠的星空給吸引。

那人很少這麼對他笑過,襯著那副過分好看的面容,當諾特斯特那麼笑時,他發現男人原本過於冷酷生硬的長相,全都在那一刻變得生動了起來,他不知道諾特斯特後來是不是又問了自己什麼,只是這樣直直地望著人。「怎麼?本王子餓你餓到話都不會說了?」

「……殿下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嗎?真的要給我看寶貝?」

「本王子甚麼時候騙過你?」

真是太可怕了,他要是真的瞧見兩人的親熱畫面,他這條小命還要不要?

皇宮侍衛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拉著推車站在那裡,他拉著手上的東西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他的眼睛稍稍一抬,就看見那男寵被王子殿下親密的摟在懷裡,兩人靠得極近,抬眼時那男寵的唇險些擦過王子殿下的下顎,兩人氣息交纏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親吻,他看了便又急急忙忙的低下頭來。

「呈上來。」諾特斯特說。

送上來的是各種海鮮食材搭配上北國特有的莓果製成的精緻海鮮料理,每日港口直送的海蝦、鮮蛤、海膽、還有剁碎的鮪魚泥捲上上好的和牛料理,精緻的擺盤配上一流的刀工,墨宇光是聞到那被瓦斯槍烤的滋滋作響的微焦香氣,肚子就更餓了。

咕嚕。

「看來我的小傢伙是真的餓了。」諾特斯特笑著說。

「殿下不是說要給我看寶貝?」

「嗯,但看寶貝之前可要先滿足你這小肚子。」

「哼。」

「怎麼?本王子特地準備了好吃的東西,你不僅不滿意,還跟本王子耍起脾氣來了?」

「這又不是王子殿下您準備的,是那廚子準備的,殿下不過是在借花獻佛。」

「你倒還有理了。」諾特斯特捏了捏青年的臉蛋。

「殿下苛刻墨宇飲食,又不准墨宇出門,墨宇不過是說了兩句,殿下就又不高興……」這男人的權力大如天,動動手指就能將他化為湮滅,他又怎麼敢真的在太歲頭上動土?

「喲,這會倒又開始跟本王子叫囂了?剛剛那副乖巧的模樣都跑到哪去了?」

「我……哼。」

「好了,表演都要開始了,你再這麼氣下去,待會又要說我苛待你了。」

一場即將而起的爭執就這樣消之於無形,沒多久,一場絢麗的火焰秀就開始了。

墨宇看著一道比一道還要精采的料理,他看著那些菜色就像是變魔術般的一一出現在眼前,不禁看得眼睛都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