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愛我三章01——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第三章.初次見面 「慕生,你的身體好一點嗎?」從那之後又過了一個禮拜,這一個禮拜之中,他都被傑克強制勒令在家休 [...]

如果你愛我二章03——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唔……哈……」歐陽一手推拒著傑克的動作,然而身體卻因為下身落到對方的口中,而變得更加敏感。「不……啊……」 [...]

如果你愛我二章02——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救我……」胸膛就像是有火在燒,歐陽現在的身體很難受,不知道該怎麼撲滅這由靈魂深處竄出的慾火。「……嗚。」 「 [...]

如果你愛我二章01——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第二章.異變 歐陽自晚間出任務回來,身體就開始不對勁,就好像有什麼在自己身體裡作祟,他極力想要奪回自己精神的控 [...]

如果你愛我初章06——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如果你愛我。(ABO) 黑手黨攻X間諜受 是幸還是不幸?命運讓我們重新相遇。 ※相愛相殺 ※ABO ※失憶 ※好吃的肉肉肉 ※HE 簡介: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永遠不要和那人為敵……』 文案: 如果一切重新開始,你的選擇是什麼? 歐陽彥希失憶了。他總是做著同樣的一個夢,夢裡的溫度太清晰、屢屢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四年前他從病床上驚醒,從此成為沒有過去的人。 四年來,他的工作不順,感情、生活狀況百出,然而命運卻沒有停止開他的玩笑,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遇上那個人——如今的黑手黨老大.希利斯。 希利斯後悔了。 四年前他眼睜睜的看著戀人在自己面前放棄生命,卻無力阻止; 四年後他迎來了一個對他一無所知的青年;究竟是上天開了他一個殘酷玩笑? 還是命運又給他一次機會? 這段曾經走到盡頭的戀情,是否也可以隨著時光的推移而逐漸找到幸福? 這身、這心、這命、從今以後,只屬於你。 ———希利斯 【角色題詞】 如果眼前所見都不是真的,那我還能相信什麼?——歐陽彥希 我只願護你一世周全。——希利斯 【角色代表歌詞】 (失憶前)歐陽彥希: 放生 范逸臣 我猜我們的愛情已到盡頭無話可說比爭吵更折磨 不如就分手放我一個人生活 請你雙手不要再緊握 一個人我至少乾淨俐落 淪落就淪落 愛闖禍就闖禍 我也放你一個人生活 你知道就算繼續結果還是沒結果 又何苦還要繼續遷就 就彼此放生 彼此留下活口 希利斯: 小幸運 田馥甄 原來我們 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愛上你的時候 還不懂感情離別了 才覺得刻骨銘心 為什麼沒有發現 遇見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如果你愛我初章05——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如果你愛我。(ABO) 黑手黨攻X間諜受 是幸還是不幸?命運讓我們重新相遇。 ※相愛相殺 ※ABO ※失憶 ※好吃的肉肉肉 ※HE 簡介: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永遠不要和那人為敵……』 文案: 如果一切重新開始,你的選擇是什麼? 歐陽彥希失憶了。他總是做著同樣的一個夢,夢裡的溫度太清晰、屢屢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四年前他從病床上驚醒,從此成為沒有過去的人。 四年來,他的工作不順,感情、生活狀況百出,然而命運卻沒有停止開他的玩笑,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遇上那個人——如今的黑手黨老大.希利斯。 希利斯後悔了。 四年前他眼睜睜的看著戀人在自己面前放棄生命,卻無力阻止; 四年後他迎來了一個對他一無所知的青年;究竟是上天開了他一個殘酷玩笑? 還是命運又給他一次機會? 這段曾經走到盡頭的戀情,是否也可以隨著時光的推移而逐漸找到幸福? 這身、這心、這命、從今以後,只屬於你。 ———希利斯 【角色題詞】 如果眼前所見都不是真的,那我還能相信什麼?——歐陽彥希 我只願護你一世周全。——希利斯 【角色代表歌詞】 (失憶前)歐陽彥希: 放生 范逸臣 我猜我們的愛情已到盡頭無話可說比爭吵更折磨 不如就分手放我一個人生活 請你雙手不要再緊握 一個人我至少乾淨俐落 淪落就淪落 愛闖禍就闖禍 我也放你一個人生活 你知道就算繼續結果還是沒結果 又何苦還要繼續遷就 就彼此放生 彼此留下活口 希利斯: 小幸運 田馥甄 原來我們 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愛上你的時候 還不懂感情離別了 才覺得刻骨銘心 為什麼沒有發現 遇見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如果你愛初章04——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偵查的地點?」城中區某棟高級住宅,穿著一身黑頭戴鴨舌帽的歐陽,悄無聲息地跟在傑克後面,他冷不 [...]

如果你愛我初章03——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 「慕生,跟你說過幾次了?上班不准遲到,這是你這個月第幾次遲到了?」向來雷厲風行的雷組長,站在門口訓斥著 [...]

如果你愛我初章02——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身體不斷往下墜,鈴鈴鈴鈴鈴——— 歐陽頓時嚇得驚醒。 四年了。 四年來,他不斷做著那個冰天雪地的夢,他這幾年一 [...]

如果你愛我初章01——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初章 「放手。」青年狠道,他的手上握著一把餐刀,而被他狠狠刺中的男人手臂正汨汨流著血,然而即便如此,那人卻依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