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生03(雙重生-冷面深情少爺攻X有骨氣傲嬌偶像受)

一個月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他對於那人平常會去的地方,這一個月來都是能閃就閃、能躲就躲,自己現在的生活很平靜,然而此時的他卻未曾想過,有一天,他還會再碰上那人。

那一天,他與幾位好友在外頭喝酒,小酒館的位置隱蔽,適合他們這些三五好友不定時聚聚,而那一天,他剛喝完酒,這才和好友告了別,一回頭,就看到樹蔭下一個人影朝著自己走來。

他本以為是哪來的賦閒之人,和自己一樣,閒著沒事做,卻沒想到那人步出陰影時,那腳步、那身形、那步伐,他一眼便能看出,是他。

上輩子自己求也求不得的男人,此時卻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尋常的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在國外,開他那了不起的國際會議嗎?又怎麼會出現在這?

一瞬間,周揚本還帶著朦朧醉意的意識,一下子便全都嚇醒了。

他一瞬間的想逃,卻又想起這輩子我既和他素不相識,這會要是逃了,豈不坐實了做賊心虛的心理,便是揚起頭,倨傲的看著來人。

哼。

他倒要看看這會他還能玩甚麼把戲?然而當他定睛一看,卻發現言皓儼瘦了。

這個和自己初次見面,便有著高大身影的男人,竟是瘦了?

他不再像是與自己初見那時,那樣的高不可攀,又或者是因為他每次和男人的相見,搞到最後都是在床上,他總是需要仰起頭,才能看見雌伏在他身上的男人,這麼說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倨傲的望著對方。

他知道言皓儼最討厭別人如此無禮的瞪視,果不其然,他很快就看到迎面走來的男人皺緊了眉,那雙漆黑的雙瞳,正發著令人畏懼的寒光,他上輩子看過這雙眼太多次,每一次都是這樣冰冷的目光,一想起自己上輩子所受的委屈,周揚的嘴角不禁又冷了幾分。

「為什麼總是避不見面?」

然而男人一開口,周揚卻懵了,他們在這個時空見過面了嗎?既是沒有,那為什麼那人要說自己總和他避不見面?「這位先生,你認錯人了吧。」

「難道真的要我親自去請,你才願意賞臉?」

這又是甚麼發展?按照他回到的這個時間點來說,他應與人毫無任何瓜葛才是,難道男人也重生了嗎?不,重生之類的事情太不可思議了,況且一向過著順風順水的男人,又怎麼可能真因為甚麼事而遭逢危難。

還是,他又在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地方,犯了哪個天條,觸犯到男人了嗎?「說甚麼呢,先生,你擋到我的路了。」

「小李說,你接下來三個月的時間都滿了,為什麼?」

男人的聲音低低悠悠,似乎還挾帶著幾分不可抑制的怒氣,上一世的他便是如此,那人總可以因為一點點的小事就給他臉色看,讓他在誰的面前都不好過。

「既然你都知道了,還來找我幹嘛?有事請找我的經紀人,本人不受理任何行程的抱怨或安排。」自他重生之後,他便決定若他的人生可以重來,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讓自己身陷囹圄。

然而不管他先前怎麼告誡自己不要和人接觸,不准再愛上那人,但當那人真的朝他走近時,他發現自己依舊會忍不住的心臟狂跳,依舊會受那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所吸引,就好像男人是主宰著他生命中的天,光是吐吶呼吸就足以撼動他的整個世界。

周揚,有骨氣點,不要再為他動心了。

「為什麼躲著我?」

「我沒躲著你啊,先生,是你擋到我路了。」然而他卻必須很悲哀的承認,男人對他還是充滿吸引力的。

「周揚……」

「爺的名字可不是拿來讓你隨便叫的,識趣的,就讓開。」他倨傲的看著人,表情充滿不屑。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明明是你討厭我!

他不明白為什麼剛剛還繃著一張臉的男人,這會卻變成了這副垂頭喪氣的模樣,上一世的男人從來沒有用過這麼落寞的語氣和他說話,更別提他剛剛好像還從男人眼中,看見那人眼裡漾起了一絲絲的寂寞,他真的是那個總是對自己不屑一顧的言皓儼嗎?

「你煩不煩啊?再靠近的話,我可就要報警囉。」

男人聞言沒有再湊近,自己終於有一天能在床事以外的事情,被人瞧上一眼,然而他心裡卻開始悶著慌,有甚麼東西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