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愛我初章06——黑手黨攻X間諜受(ABO系列一)

如果你愛我。(ABO)
黑手黨攻X間諜受
是幸還是不幸?命運讓我們重新相遇。
※相愛相殺
※ABO
※失憶
※好吃的肉肉肉
※HE
簡介: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永遠不要和那人為敵……』
文案:
如果一切重新開始,你的選擇是什麼?
歐陽彥希失憶了。他總是做著同樣的一個夢,夢裡的溫度太清晰、屢屢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四年前他從病床上驚醒,從此成為沒有過去的人。
四年來,他的工作不順,感情、生活狀況百出,然而命運卻沒有停止開他的玩笑,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遇上那個人——如今的黑手黨老大.希利斯。
希利斯後悔了。
四年前他眼睜睜的看著戀人在自己面前放棄生命,卻無力阻止;
四年後他迎來了一個對他一無所知的青年;究竟是上天開了他一個殘酷玩笑?
還是命運又給他一次機會?
這段曾經走到盡頭的戀情,是否也可以隨著時光的推移而逐漸找到幸福?
這身、這心、這命、從今以後,只屬於你。
———希利斯
【角色題詞】
如果眼前所見都不是真的,那我還能相信什麼?——歐陽彥希
我只願護你一世周全。——希利斯
【角色代表歌詞】
(失憶前)歐陽彥希:
放生 范逸臣
我猜我們的愛情已到盡頭無話可說比爭吵更折磨
不如就分手放我一個人生活
請你雙手不要再緊握
一個人我至少乾淨俐落
淪落就淪落
愛闖禍就闖禍
我也放你一個人生活
你知道就算繼續結果還是沒結果 又何苦還要繼續遷就
就彼此放生 彼此留下活口
希利斯:
小幸運 田馥甄
原來我們
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愛上你的時候
還不懂感情離別了
才覺得刻骨銘心
為什麼沒有發現
遇見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等他再次清醒,現場早已是滿目瘡痍,哪裡還有金髮男子的身影,他看著遍地的殘屋斷瓦,重重的將拳捶落在地。「可惡!」

這是第幾次了?他因為自己的個人因素而搞砸了任務。

「慕生!」

遠邊傳來傑克的呼叫聲,傑克跑來時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滿地斷垣殘瓦的場景中,唯獨青年周身未損,就像是受了神佛的保佑一般。「呼,嚇死我了,聽到爆炸聲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死定了呢。」

「剛才是你救了我的嗎?」奇怪,空氣中怎麼好像傳來一股香味?

「是啊,看來幸運之神總是眷顧你呢。」傑克不只一次讚嘆過歐陽的運氣過人,就連那次在那麼高的山崖底下撿到了對方,平常人早已摔得斷手斷腳,然而卻唯獨青年還氣息猶存。

「是嗎?」不對,他明明覺得應該還有一個人,四年來,他的身體從未躁動,卻只在剛剛……

一股陌生卻熟悉的香氣飄散在空氣中,這股陌生的香氣緩解了他多年來的不安和躁動,多少次他以為白晝將至,卻只是換來更深的黑暗降臨,然而卻在剛剛……「在你來之前,有沒有誰來過?」

「我來之前?沒有啊。」傑克疑惑的詢問。「我一聽到爆炸聲就立刻趕來了,沒看到你身邊站了什麼人,怎麼了?」

「沒事。」歐陽不知道此時在心中盪起的異樣感是怎麼回事?明明自己身邊應該有個很重要的人,那個每次在他受傷,總會在自己身邊斥責他的人,到底是誰?為什麼他就這麼不見了?「剛剛真的只有你在這?」

「還說呢,除了我,還有誰會這麼快就來找你?」

歐陽沒有回話。

「真是的,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這麼讓人擔心?」青年昏迷不醒的模樣,傑克可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我沒什麼大礙。」曾經數不清的空虛夜晚瀰漫在無盡的時間長河當中,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那些日子,只知道眼前的人陪伴著他度過那些漫長的歲月。

「我知道,你就是個小幸運神,從我那時候撿到你時,我就知道,從那麼高的山上摔下來都摔不死你,你身上一定有神佛庇佑,但是慕生,站在你身邊旁觀的人,可是一直都看得膽顫心驚呢。」

「你那時候撿到我的時候,真的沒有從我身上撿到什麼東西嗎?」

不知道青年為什麼突然提起了那個話題,傑克說。「就只有那條掛著小豹子的項鍊啊,我後來不是還你了嗎?怎麼今天又突然提到這事?」

PANTHÈRE DE CARTIER美洲豹項鍊,歐陽想起那上面鑲著鉑金,祖母綠,縞瑪瑙和數不清的小鑽石,據說這是傑克那時候撿到自己時,自己身上唯一有的東西,他曾經上網搜尋過,卻怎麼也找不出價錢,這樣價值連城的東西,一定很貴吧?自己好幾年的薪水都不夠付吧?又怎麼可能是屬於他的東西呢?

『怕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小姐看上你了吧。』傑克那時吊兒啷噹的說。

「沒事,我只是覺得有點奇怪。」不過到底是哪些地方奇怪,歐陽卻一直說不上來。「不過有可能也是我想多了。」

如果真的是有人看上自己就好了,那他一直沒有辦法得到,就像是失了歸屬感般的無助,是不是也可以藉此消除?

「一定是你想多了,走啦。」傑克一邊將歐陽拉起,一邊不忘說道。「真是的,你說好好的大樓,怎麼會在剛才突然發生爆炸了呢?」

「……對不起。」
「道歉什麼?」

「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所以又……」
「不關你的事,只要後頭我們多加把勁就好啦。」

「可是這樣又會害你被組長罵,我不能再害你了。」

「小慕生,你知道嗎?我這輩子啊,沒什麼所求,就是希望你和我家裡的那條狗過得好就好。」

「謝謝你,傑克,可是我……」他知道對方這些年來的所求,可自己卻從來給不起對方。

「我知道,你不用說。」

「對不起,我欠你太多了。」從一開始的各方協助,到後來幫什麼都記不起的自己拿到全新的身分,面前男人給予自己的幫助太多,然而歐陽卻發現,除了說抱歉,他什麼都做不到。

「我說過,你不欠我什麼,一切都是我自願的,走啦,回去了。」

在兩人離去後,一直藏在牆後的希利斯,這才現出了身影。

他剛剛將歐陽安全放妥後才離開,他的一隻手還在滴血,鮮血濡濕了昂貴的手工襯衫,是他剛剛為了幫歐陽擋下傾倒的矮牆所致。

他的子桑,他最珍愛最珍惜的寶貝,只要他今後能活得快樂,不管要自己付出什麼代價,希利斯都願意。

「大人……」管家羅納德剛剛還來不及阻止他的主人行動,就看見在大樓倒榻的同時,他的主人像箭一般的衝了出去,他的主人一向冷靜自持,然而卻總是在遇上與青年相關的事務就會變得如此衝動。

「您受傷了,讓屬下先為您包紮……」
「不要緊,這點小傷不礙事,你再去加派點人手,保護子桑的安全。」

「歐陽先生那邊的人手已經備足。」就算失憶了又如何,對方先前可是個堂堂的搜查官啊,受點小傷又算什麼?羅納德不只一次的覺得他的主人太大驚小怪。

「再加派人手。」
「是的,大人。」

剛剛他在歐陽臉上看見許久未見的笑容,現在的歐陽似乎過得比以前還要快樂。

『這樣的我還有什麼資格活下去。』

那日戀人對自己所說的話還猶言在耳,希利斯永遠不會忘記戀人最後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光,空氣裡的氣氛有多沉悶。

「走吧。」希利斯朝著與歐陽相反的方向離去,臨走前,他想起剛剛還抱過歐陽的雙手,青年蒼藍的髮色依舊,只是那抱在手裡的重量和溫度卻比想像中還要輕了許多。

子桑,你總說我不懂你,現在我明白了。

如果放棄你才是對你的最佳選擇,那麼這一次,我將會守護你的希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