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願意04

墨宇尷尬的笑了笑。「王子殿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個小賊啊,這吃都吃不飽了,哪還有時間跟你們這些有錢人學這些奢侈的東西?」

兩個禮拜後,墨宇被帶到了書房。

本來嘛,像他這種人,書房本就是與他絕緣的,像他這種三餐不濟,有一頓沒一頓,這頓吃完不知道下一頓在哪裡,要吃飽就已經很困難了,哪還有時間去學甚麼讀書寫字,然而那人前幾日卻不知道突然發了甚麼神經,非要教他讀書寫字,搞得他這幾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夜裡甚至還會做惡夢,頭大的很。

「墨宇!」一塊橡皮擦丟了過去,墨宇的頭已經低到桌面上,他看著眼前的字由小慢慢變大,又由大慢慢變小,這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幾次睡著了,在被男人拿擦子砸在頭上後,才勉強睜開了眼,揉了揉眼睛,就又看見諾特斯特火大的面容。「殿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這幾日總是這樣,諾特斯特不知道發了甚麼神經,日日都要找他來書房,他想著王子殿下白天已經夠忙了,不用再搭理他這種小人物,他會好好的做人的床伴,在人需要的時候與人上床,然而當他這麼和諾特斯特說的時候,那人卻屢屢在夜裡的床事上,發狠的對待他。

『我看你是欠幹了是不是?』

『殿、殿下,為什麼?』

一天、兩天過去了,一個禮拜、兩個禮拜過去了,為了不要讓自己真的死在床上,墨宇答應了諾特斯特向學的條件。

只要他能夠完成王子殿下每日交代完成的功課,那人就可以少上他一次,可是他怎麼覺得這種需要耗費腦力的工作,他還寧願多出些體力,畢竟雖然讓人押著在床上幹很累,可他已逐漸找到樂趣,但他又怕自己有一天真的死在床頭上,精盡人亡那可不是說好玩的。

「認真。」諾特斯特的表情微慍,他又指著青年桌上的書冊怒道。「讓你讀個書你都可以讀到睡著,看看你桌上的那些都是甚麼?」

桌上的那灘自然是他的口水,他這不是因為太困了嗎?他昨天晚上才應付人應付到了三四點,這會又要陪讀,墨宇說著說著又覺得委屈。「說好只有陪上床,為什麼還要學寫字……」

「你還有理!」

「每次這麼說你都生氣……」

「你——」

「……殿下,您讓我打打殺殺可以,可是要讓我讀書,我就真的不是讀書的料啊……這書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書,這是要怎麼讀嘛……」

墨宇滿腹委屈的看著人,真的不是他要不認真,只是他每次看到那些彎彎曲曲的文字,他就想睡啊,他還能怎麼辦?

「過來。」諾特斯特沉聲道,墨宇看著人又變了臉色,戰戰兢兢地走到對桌去。

他怎麼會就這麼倒楣啊?惹誰不好,偏要惹到這血族的王子殿下?

「坐好。」墨宇才剛走過去,就立刻被人抓到懷裡,男人一手箍著他的腰,一手抓著他的手腕道。「真的一個字都認不得?半點都讀不懂?」

墨宇尷尬的笑了笑。「王子殿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個小賊啊,這吃都吃不飽了,哪還有時間跟你們這些有錢人學這些奢侈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